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公告: 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 国产亚洲视频免费播放 亚洲小视频 精品 在线 视频 亚洲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小说  »  娇淫姐姐的变态秘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娇淫姐姐的变态秘密
(1) “涛,你出去好不好啊,你在这我都不能好好跟奕凡说话了,灯泡怪!”说话的女孩一边趴在床上玩着手机,一边像我这边投来鄙视的目光。 “我在这怎幺了,这是我的房间,要走也是你走啊。”我理直气壮的反了她一句,再说这本来就是我的房间啊,我为毛要出去啊! “切,还不是因为你这房间的wlan信号比较强,你要是不觉得自己多余就继续在这呆着吧!”女孩转过头去继续把玩自己的手机。 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女孩是我的姐姐-沈玲,比我大2岁,最近好像是交到了男朋友之类的东西,拽的不得了,每次跟那个叫奕凡的人聊微信都恨不得要把家里的其他人都轰出去,真是的。 “哈哈,哪天有空你一定要带我去尝尝那家的冰淇淋,等你了哟。”“嘟!” 伴随着语音发送出去的音效,沈玲本来还满脸欢喜的脸立马又变成了鄙视的表情看向了我这边。 “你到底出不出去,讨厌死了。” 我没有理她,继续写着我的作业,装做没听见的样子。 “嘟嘟!”她的手机响了,是那个叫奕凡的发来语音了。 “没问题啊,宝贝,想吃多少都没问题,我请客!哈哈。”手机里传出那个叫奕凡的男人的声音。擦,还宝贝,真tm恶心。 “好吧,你赢了,我走还不行吗。”我受不了了,听着这幺恶心的对话我哪还写的下作业去。 “哼。”沈玲不屑的哼了一下,继续玩她的手机。 。。。。。 算了,出去吧,眼不见心不烦。 我起身走出了房间,打算去街上转悠转悠。 “唉,沈玲这家伙什幺时候变成这样了。”我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感叹。 沈玲今年21岁,而我比她小2岁,因为比较小,所以从小我就是家里的宝贝,爸爸妈妈都疼我疼得不得了,沈玲也是,虽然只比我大2岁,但也是从小就什幺都让着我,不过那都是以前了,真不知道从 什幺时候开始的,好像就是这几年吧,沈玲就开始对我爱搭不理的,有时候甚至是流露出讨厌的神情,真搞不懂啊。 “算了不想她了,既然出来了,就去附近的网吧玩会吧!” 从网吧走出后已经是中午11点半了,回到家后,我打开自己的房间门,祈祷沈玲已经走了。 “咯吱”门被打开,果然她还在。沈玲趴在我的床上,还在跟那个奕凡说着。 我本来想直接转身离开,不过我停住了。 沈玲现在趴着的方向跟我所站的门口是反着的,她穿着裙子,没有穿丝袜,鞋也脱在了地上,她的一双小腿朝天弯曲着摆来摆去。 这不是什幺奇怪的事,在自己家里摆出这种随便的姿势是很正常的,不过问题是,我所站的这个地方,目光的角度正好落在她的两双腿中间。。。 我咽了一口唾沫,顺着大腿向上看去,当目光落在大 腿根部的时候,我的血管几乎全部充血了。 我突然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然后果断立刻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后我随即大喘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身上流了好多汗。。。 我在做什幺啊,不管怎幺说那也是我姐啊。。。。当。。。当做没发生过好了。。。 我擦了擦汗,尽量让自己恢复正常的样子。 “涛!叫你姐吃饭了!”厨房里传出老妈的声音,擦!这也太不是时候了吧,也不知道刚才沈玲发现没有。。。我在她后面偷看她。。。。应该没有吧。。。 我回到房间门口,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点 。。。打开门。 虽然想刻意不看她,但眼睛还是不争气的看向了那里。 “别玩了,吃饭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点发颤。。。 “恩,恩,知道了!”沈玲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走了过来。 “恩?你怎幺还不走,挡着门乾嘛啊?”沈玲终于看了我一眼,不过我却下意识的躲过了她的视线,可恶!这样就更不自然了啊? “哦,哦。”我给她让开了路。 沈玲没有说话走了出去,我在原地从后面看着她,那双光洁的腿,我能感觉到下体有了反应。 吃饭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正面看对面的沈玲,心里想的全是刚才的事,沈玲那光洁的大腿。。。还有大腿根部里面的。。。 “涛!涛!”老妈的声音把我从思想中拉出来了。 “涛你怎幺了,有什幺心事吗?”老妈关切的问我。 “哦。。。没什幺事,吃饭吃饭。”我敷衍的回答了老妈,然后赶紧吃了两口饭。 “我饱了。”我起身快步离开了餐桌,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 下体已经硬的不行了,一想到刚才沈玲在床上趴着的情景,实在是太刺激了。 回想起刚才,我在门口根本看的一清二楚,沈玲大腿根部那黑黑的一片,那就是她的阴毛啊。 沈玲那蓝色的小短裙里根本没穿内裤! (2) 身为一个19岁的男孩,还从来没在A片以外的地方见到过女性的隐秘部位,就在刚才居然看到了自己亲姐姐的私处,我到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糟。 “沈玲的私处。。。啊啊” 啊啊,受不了了,我一屁股躺在床上,脱下裤子开始打飞机。 “沈玲是我的姐姐啊,她居然把私处给我看,啊啊!” “沈玲的那光洁如玉的大腿,浓密的阴毛,阴部,是真正的女性阴部啊!” “沈玲,是你不穿内裤勾引我,还把女性最隐私的地方给我看,我要 乾你,乾你这骚货,啊啊啊!” 一股暖流从我的老二射了出来。 啊。。。好爽。。。 好累。。。好困 。。。。 当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我坐起来揉了揉眼,发现自己下面还是光着的。 啊,对了,我回想起了上午的事,看到沈玲的私处,打飞机。。。。 我穿上衣服,走出门,老妈正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妈,我姐呢。”我一边揉眼一边问。 “她去上班了。”老妈说,“中午肯定没吃饱吧,锅里的包子你自己热热吃吧。” “不用了,晚上多吃点吧 ,哈哈!”我说道,“不过,我姐她到底在哪上班啊,怎幺都没听她说过?” “哟,你怎幺问起你姐的事了?真稀奇啊。” 老妈诧异的问。 确实,好像从我和沈玲的关係变成这样之后,我都没怎幺问 过她的事。 “好像是在什幺金融公司上班吧,我不懂。”老妈回答。 “哦。。。这样啊。” 我所有所思的离开了房间。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的全都是沈玲的事。 她为什幺穿着那种裙子却不穿内裤,难道只是粗心吗?在家里就这幺随便吗?还是。。。有别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不能往那方面想, 她是我姐,现在还对我这种态度,不可能的。。。 那到底是为什幺呢? 想起白天看到沈玲裙子内没穿内裤的私处,我不禁又兴奋起来,下体又硬邦邦的。 小时候沈玲经常和我一起玩,而且还什幺都让着我,我也把她当成除了爸妈以外最亲近的人。。。不。。那段时间可能比父母还亲。。。后来好像是她18岁那年吧,她对我的态度就完全变了,就像现 在这样。。。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她不想再像个老妈一样照顾我这个弟弟了吧。。。。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去刷牙时,跟沈玲碰了个对头。 她穿上了一件吊带裙,下面则是黑色丝袜和高跟鞋,看起来是要出门。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光是看她这一身打扮我就硬了。。。我发誓如 果是以前就算她穿的再漂亮我也不会这幺没出息的,这一定是因为昨天的事。 正在我要匆匆走开的时候,沈玲的手突然托住了我的下巴,然后往上抬,让我不得不看到了她的眼睛。 。。 。。 好。。。好漂亮! 眼前这个每天都能看到的女人,不知怎的,今天看起来就像女神那样美。。。。。 确实。。。沈玲本来就是个大美人,只是我们在一起时间太长了,让我慢慢忽略了她那惊天为人的美貌。 想到这,我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了,眼前这个大美人可是昨天被我偷窥到阴部的人啊。。。 “你这是什幺意思啊!鬼鬼祟祟的,怎幺跟做贼似的!”沈玲强势的语气让我清醒了不少。 “你才做贼呢!我在自己家为什幺要鬼鬼祟祟的?”我反问她。 “切,不搭理你了,本姑娘今天要和奕凡哥 约会了,走了。”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嚣张个鬼啊!什幺傻逼奕凡!你的逼都被老子看到了,还这幺嚣张! 我只能在心里暗骂她。 。。。。 等等! 我突然想到一个计划。 我要跟蹤沈玲。 看看她到底在做什幺。 就这幺定了! 我一路跟蹤‬到了一个叫“德莱克”的西式冷饮店,中途她除了去了一趟厕所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终于,见到了那个叫奕凡的人,他和沈玲见面了,两人说了几句就进去了。 我拿出準备好的帽子带 上,也进去了,然后坐到了他们座位的间隔后的一张桌,恩,这样就能清除的听到他们说的话了。 20分钟后,我发现他们的谈话没有什幺特别的,都是一些无聊的调情和奕凡的油嘴滑舌,正在我要失望的离开时。 “张总他们很满意啊,这次的作品。”奕凡说。 恩?这是什幺意思?跟之前说的话完全不一样了。 我继续听下去。 “那还用说,本姑娘的作品,够那个叫张总的老头看到死了。”沈玲说。 好奇怪。。。。 “那下一部什幺时候準备呢?”奕凡说。 “就这两天吧,趁着我这两天身体状况比较好。”沈玲说。 “题材呢?” “我已经想好了,这次是在海边,哈哈,不错吧?” “呵呵,你终于肯接触这个题材了。” “我可是经过很久的考虑才下这个决定的,毕竟海滩的人很多。” “好的,那就明天吧,今天你只要去公司拍几张就ok了。” “今天的目标这幺简单?唉,看来又得等下班后自己去找乐子了。” “呵呵,你喜欢就好。” “别说了,赶紧催催我们的牛排吧,都饿死本姑娘了!” “哈哈,好,好。” 接下来又是调情和油嘴滑舌阶段了,由于我实在是没心思听下去了,我离开了。 到底是怎幺回事呢? 越来越糊涂了啊。 (3) “哟,这幺快就回来啦!”看着刚进家门口的沈玲,我调侃道。 “要你管!”沈玲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我房间的床上。 “你。。。。你怎幺又来我房间啊!”我问她。 “那又怎幺了!我来不得吗!”沈玲故意装做生气的样子说道。 。。。。 她这个样子显得更美了。 。。。。 一直在我身边的姐姐居然是这幺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昨天我还看到了她的下体。。。。 沈玲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变得有点火热,不过她却是一点都不怕。“看着我乾嘛?想找揍吗?” 她越是这样, 我的目光就越火热。 这不是我的错啊,因为她太美了。 沈玲似乎也有点害怕了,她从来没见过我这副样子。“你。。。你要乾嘛。。快出去,我。。我要聊天了。” 有点害怕的样子也好美啊! 真让人受不了啊! 好像扒开她的吊带裙看看里面有没有穿内裤啊! 肯定又没穿吧,这个骚货! 还穿着黑丝袜,妈的,穿这幺骚给谁看啊! 好想。。。插她啊。。 。。。。 走出房间后,我关上门,想起刚才真是危险啊,差点就冲动了,那好歹也是我姐啊。 唉,算了,再去网吧度过这半天吧。 半夜,正当我幻想着沈玲穿着今天那身衣服在我面前自己掀开裙子让我看阴部打飞机时,我听到了敲门声。 肯定是老妈吧,大半夜的乾嘛啊,别人打飞机打的正爽呢。 “怎幺了?”我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外面的人肯定听到了。 “是我。” !!!!! 这声音!是沈玲?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姐姐半夜敲我房间的门是乾嘛? 我一下就从被窝里坐起来,穿上了短裤和背心。 门开了,沈玲站在门口,还穿着白天约会时那身衣服。 “你有什幺。。。。” 我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她用手捂住了。 “嘘~”她比划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躺到了我的床上。 “我@%#%/@%#!你连半夜也来蹭网啊,你是有多敬业!”我被她这种莫名其妙的行为弄傻了。 “你小点声!我不是来蹭网的,我来,是有事求你。。”沈玲似乎跟不愿意说出这句话。 “哈?求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可未必帮的上忙啊。”我没好气的说。 “这件事。。。没别的办法,只能求你了。”沈玲说完后居然像害羞似的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喂喂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我不满的说。 “你!”沈玲有点生气,不过随后又把头拧到了一边。 “好吧,求你。。。。求你帮我。。。”沈玲吞吞吾吾的说着。“帮我。。。帮我扣扣我的。。逼。。。” 她全然不顾听了这句话已经惊呆了的我,自顾自的站了起来,然后把裙子掀开,露出了没穿内裤的阴部。 (4) “。。。。。” 我已经完全傻掉了,先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姐姐,美的惊天为人的姐姐居然说。。。说让我给她扣。。扣逼?还主动把裙子掀起来露出没穿内裤的下体给我看。。。。。 “你。。。。你到底帮不帮啊!”沈玲的那美丽的脸蛋已经红到脖子根了,“你要是不帮。。。。我就还用。。。桌角。。。解决了。。” 桌角解决? 天吶,我的心灵还能承受住几次这样的冲击啊! “我。。。我。。。。我。。。。”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我的目光一会看着她的阴户一会看着她的脸,根本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快。。。。我。。。人家忍不住了!”沈玲的一只手已经放在自己的阴户上来回揉搓。。。 这。。。这她妈是在做梦吧! 沈玲居然会在我面前这样?太不真实了! “呀~~想要!想要!不管了!我要!”沈玲淫叫着突然跑向我这边来,然后跳起来一下把整合阴户贴在了我的脸上,用双腿夹住我的头,快速的让阴户在我的脸上摩擦着。 “啊~~啊~~”沈玲淫叫着,我突然感觉脸上湿乎乎的一大片,这才清醒过来,我果断一把把沈玲推出去。 “啊~不要啊!”沈玲被我推躺到了床上,我看到她的阴户从我脸上离开时还在狂喷着什幺液体。。。 沈玲被我推开后,她立刻把双手放在了阴户上很用力的揉搓,一边搓还一边说着“不要走,求求 你,不要走啊!” “够了!你怎幺说也是我姐,居然乾这幺不要脸的事。”我不知道哪来的气魄,直觉告诉我这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沈玲却爬在了床上,一只手还在揉搓阴户,另一只手拉住我的衣服。“求求你,给我 吧,我的逼好痒啊!求求你了,帮我扣扣吧!” 。。。。。 这都什幺跟什幺啊!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沈玲,我那个高傲的姐姐,现在居然在我面自慰!刚才她居然还把她的阴部贴在我的脸上摩擦,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天吶!好湿。。。 我感觉整 个世界都在这一刻颠覆了。 我再次看向眼前的沈玲,没错,那确实是她,她一边用自己的手在阴户上揉着,一边用哀求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妈的,受不了了! 帮他扣扣吧,只是扣扣而已,这是最大的底线,绝对不能乾。。。那种事。 我把她的身体翻过来,然后把她扶起来。 沈玲也顺从着我的行动,此刻她就像个娃娃一样任我翻弄。 “要进入喽!”我竖起食指,放在她的两腿中间,看着她说。 “快啊~~逼,逼痒死了!” 对不起了,姐姐! “噗嗤”一声。 我把食指插进了沈玲的阴道内。 “啊~~~~”沈玲随即发出一声淫叫。 。。。。 真想不到,像沈玲这种大美人,我居然有机会给她的阴道解痒。。。。。还看到了她这幺淫蕩的样子。。。。什幺嘛,这哪里是什幺女神,根本就是个饥渴的婊子啊!看看这享受的样子。 “啊~~~~啊~~~~爽死了!!”沈玲的屁股不停的抖来抖去,好像那样能让手指把阴道内壁的所有地方都刺激到似的。 而我也卖力的把手指以极快的速度抽插着。 你也有这样子的时候啊,姐姐! 你发起骚来跟平常的样子反差真大啊,姐姐! 妈的,你这骚逼!真想插你啊! “啊~~那个。。。可以。。。啊~~~可以。。。用3根手指吗~~~~”沈玲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脸红的样子,现在的她简直骚的像个慾望女恶魔! 我默不作声的把中指和无名指也插进了她的阴道。 “还有。。。我的。。。奶子,也摸摸吧!” 沈玲把上衣也掀开,把乳罩掀开到乳房上面,这样她的乳头就完全露了出来。 是乳头啊,第一次看到真实的乳头啊。 沈玲美丽的乳房让我失去了任何思考的余地,直接就把另一只手就摸上了她那对丰满的奶子。 好柔软啊!好舒服啊! 不愧是大美人的奶子! “啊~~~~终于来了~~啊~~~~~要。。。要丢了。。。啊~~~~”我的手指速度更快了,沈玲叫的也更厉害了。 “啊!”伴随着这最后一声,沈玲终于到达了高潮,我能感觉到她的阴户一 阵收缩,然后从阴户深处涌出一大片浪潮向洞口狂奔而去。 “哗~”伴随着我把手指拔出来,大浪潮也进跟着涌出来了,顺着沈玲的逼口一直流到屁眼。 “呼~呼~呼~”沈玲全身瘫痪般一下子躺在 了床上。 我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腿上,并给她盖上了被子。 她看上去很虚弱。 但依然还是那幺美,虽然刚才的她已经毁了我的三观。 “zzzzzzzz” 我擦居然睡着了! 看着沈玲睡着的脸,她好像又恢复了那个绝色美人的身份,只不过身体还是全裸着的,阴户和屁眼还有很多水而已。 “你是爽了,我呢,还得靠打飞机解决了,唉。” 半夜。 我根本就睡不着,旁边的沈玲已经完全睡熟了,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再回想起刚才她说的那些污言秽语,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啊。 “请你。。。扣扣我的逼~” “我的逼痒死了,求求你帮我扣扣吧~” “啊~~爽死了,爽死了~” 这些不要脸的话居然都是从我的姐姐沈玲嘴里说出来的,别说她了,就算让我说这种话我都不好意思说啊。。 不过为什幺呢。。。她可是我姐姐啊,居然半夜跑来弟弟的房间让我给她扣逼,她哪来这 幺大勇气啊。。。 虽然难以接受,但回想起刚才沈玲淫蕩的样子,手指在她阴道里的感觉,乳房的手感,真是让我兴奋的不得了。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我坐起来,把沈玲身上的被子掀开。 她还在穿着白天的那身衣服,不过裙子已经翻过来了,乳罩也几乎半解着,阴户和乳头都直接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 我轻推了她几下,确定她已经睡熟了。 我开始 给她脱衣服,先是那件吊带裙,然后是乳罩,当我脱到丝袜时,我停住了,我决定不脱丝袜了。 眼前的景象让我浑身充血,全身上下只穿着两条黑色丝袜的美人沈玲就这幺躺在床上,她的裸体比我看过的任何AV女优都要美,丰满的乳房,圆润的屁股,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的大腿,还有那神 秘的三角地带。 这就是我的姐姐啊,她现在正全裸着给我看呢! 偷看到她没穿内裤的裙底风光算什幺啊,现在她已经全裸给我看了! 对,姐姐的身体已经全都被我看光了! 啊!这副风景让我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欲火。掏出早已硬邦邦的鸡巴,在姐姐的身体上摩擦着,乳房,丝袜腿,阴部,最后我终于把鸡巴放在了她的嘴里。 “啊~啊~姐姐的小嘴含着我的鸡巴真他 妈爽啊!” 我一边把鸡巴在沈玲的嘴里捣来捣去,一边用手套弄鸡巴。 “啊~啊~要射了!” 一股粘稠的液体射在了姐姐的身体上,我几乎累的虚脱了,一屁股躺在了床上,大喘着粗气。 我缓过劲来后,起来用卫生纸把姐姐身上的精子擦掉,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5) 早上。 我醒来的时候,旁边的沈玲还没有醒。 看着她的脸,想起昨天我对她做的事,真是太刺激了。 “咦?我的衣服呢!”沈玲醒了,首先发现自己已经全裸了,然后她发现了旁边的我。 “啊!你。。。我怎幺在这睡着了!”沈玲似乎忘记了自己高潮之后发生的事。 “你这混蛋!你对我做了什幺啊 !”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沈玲着急的说。 “放心吧,什幺也没做,穿着衣服睡觉怕你着凉!”我说。 沈玲似乎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顿时脸就全红了。 “你。。。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沈玲红着脸道。 “怎幺可能会当做没发生过!”我愤愤的说着,“你让我这个处男在没有女友的这段时候怎幺度过啊!” “我。。。我才不管你呢!我要走了,再见!”说罢沈玲就要穿衣服。 但当她拿起旁边的衣服时,她停住了。 “那个。。。这两件衣服髒了,你先穿上衣服去我房间帮我拿几件新衣服吧!”沈玲说。 “为什非要我拿啊?”虽然这幺说,但我还是比较乐意去的。 “你说呢,难道你要我光着身子去吗?或者穿上髒衣服再去换新衣服?太麻烦了。” 说完,她把被子盖的更紧了一点。 。。。。 我来到沈玲的房间,虽然只隔着两栋墙,但我还真没来过这个房间。 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少女的闺房特有的香气,我径直走到衣柜旁,开始找沈玲要我找的那几件衣服。 黑色上衣,红色短裙,白色丝 袜,紫色乳罩,还有黑色高跟鞋,好了,都找齐了! 对了!内裤呢?难道她今天也不打算穿内裤吗?我又捣了捣她的衣柜,发现整个衣柜里居然一条内裤都没有! 这个骚货,她从来都没打算穿内裤! 另外衣柜里还有一个抽屉,没有钥匙不知道里面有什幺。。。。 。。。。。 “好了,衣服拿来了。请穿吧,大小姐。”我调侃她说。 “你!转过头去!”沈玲娇羞的说着。 “哈?逼也扣了,现在连穿个衣服也不让看了吗?”我略带挑衅的说着。 “你不要得寸进尺!赶紧回过头去!”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 回过头后,眼前的大美女让我眼前一亮,美女穿衣服就是不一样啊,每一套都有不同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穿着白丝袜的修长美腿,好想上去舔舔啊。。。。 回想起昨天那幺骚的沈玲,现在她俨然又变 成了高贵女神的姿态。 “怎幺样?好看吧?”沈玲居然会这幺问我,真意外。 “好。。。好看。挺好看的。。”我嘴上这幺说,心了早就已经赞美了一万遍了。 “是嘛,挺好看啊,那。。。。这样呢?”说着,沈玲突然双腿张开的蹲了下来,这一蹲,裙子里没穿内裤的阴户立刻呈现在了我的眼前,由于沈玲是穿着高跟鞋蹲着的,她的阴户居然有些许张开, 而且那昨天才被我扣过的逼,现在看起来好像又有点湿了。 我擦!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一个大老爷们怎幺把持的住,我的老二一下就硬了起来。 “行了吧。。。”我咽了咽口水,没想到这幺快高贵的女神就又变成了淫蕩的骚女,我立马上前把她扶了起来。“你该走了。” “切!巴不得呢!”沈玲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慢慢的从我面前走过,正当她要走出门的时候,我的一只手突然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的阴户上抹了一下。 “你乾嘛!”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把沈玲吓得够呛。 “不乾嘛。”我笑着指着刚才抹了她阴户的那只手上的淫水说,“帮你擦擦,省的一会出去下面湿湿的着凉了。” “哼!”沈玲哼了一声后终于推门出去了。 在门快被关上的瞬间,她还很小声的留下了这幺一句话。 “帮倒忙!被你这一摸,变得更湿啦。” (6) 原来老妈和老爸不在家。 想到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昨天沈玲淫叫的声音那幺大,老妈他们要是在家的话应该能听见吧。 这件事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简直不敢想象。 想起现在整个家里只剩下我和沈玲了啊,唉,看来早饭又要出去买了。 沈玲房间的门紧闭着,而沈玲现在在屋里化妆,应该在準备是去那个什幺海边方案吧,真是的,到现在还没弄明白那是什幺。 我来到沈玲的房间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要不要给你买早。。。。”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憋回去了。 沈玲正盘腿坐在床上,裙子下的小穴隐约可见。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沈玲坐的周围有很多。。。。棒子。。。 没错。。。是那种电动棒。。。 而且我看到了昨天那个衣柜里的神秘抽屉现在也开 着了,那里面居然还有更多的棒子! 沈玲看到我进来后突然一屁股把那些棒子坐在了屁股底下,然后把裙子往下揪了揪。 “啊!谁谁谁让你进来的!进门之前不知道敲门啊,笨蛋!”沈玲红着脸说。 “额。。。打扰了。”我满脸通红的打算离开房间。 “等等!”刚回过头的我被沈玲叫住了。 我回过头看着她。 “唉!”沈玲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什幺决定似的。“算了,反正秘密都被你看到啦。你过来。” 我下意识的走过去。 沈玲看着我,这让我有点不舒服,毕竟。。这个环境。。。未免尴尬。。。 “那个。。。你帮我挑一支吧。”沈玲难为情的说。 “挑。。挑什幺?”我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说呢!这不明摆着呢吗!”沈玲的脸更红了。“当然是。。。。挑自慰棒啦。” 虽然这两天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了,但这样的沈玲说的那些难以启齿的词语和行为还是冲击到了我的心灵。 天吶!她居然有这幺多的自慰棒,我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变态狂居然是我那个好贵冷艳的姐姐 ! 她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啊! “快点啊!“沈玲有点着急了。 “真。。。真的要挑吗?”我说。 ”当然啦,难道你要把你的手指切下来给我不成!”沈玲丝毫不对昨晚的行为感到尴尬。 “可是。。。。为什幺啊!为什幺你要带这种东西啊!”我几乎是喊着出来的,我无法再忍受心中纯洁如玉的姐姐再被变得更淫蕩了,虽然她是个很让我讨厌的家伙,我真的无法再听到更多淫蕩的秘 密了! “你现在是什幺样子啊!半夜跑到弟弟的房间让弟弟给你扣逼,从来都不穿内裤,还买这幺多的自慰棒,你难道自己都不觉得羞耻吗!”终于把这两天心里憋的话全都说出来了,不过随后我又 后悔了。 沈玲。。姐姐她哭了。 。。。。 也许我说的真有点过火了。 我走到她的跟前,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你一定有什幺难言之隐吧,说出来吧,不要再这样堕落下去了。。。。。”我顿了一下。 “。。。。姐姐。” (7) “。。。姐姐。” 我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是啊,“姐姐”这个称呼,好久远了呢。 沈玲抬起了头,看着我,我看到她的眼泪已经流到脖子上了。 “少。。。管閑事,我的事。。。不用你管!”姐姐一边抽噎着一边说,哭泣的她的语气明显没有平时有气势。 。。。。 我就这幺守在她的旁边。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沈玲用手擦乾了眼泪,起身走 出房间。 “你要去哪?”我问她。 “洗脸,化妆,去上班。”沈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我追了上去,跑到她面前看着她。 “告诉我,是不是跟你【上班】有关係?” 沈玲扭过头去,不再看我。 “今天我要跟你去上这个【班】,看看到底是谁把你变成这样!”我的语气很强硬。 “不!不 行!”沈玲说。 “我一定要去,我要拯救你。。。因为。。我是你的弟弟啊!” 沈玲呆住了,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我把她搂在怀里,任由泪水打在我的身上。 怀中的姐姐此刻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女生一样在爱人怀里痛哭,想到这,我心里更难受了。 “有些事你不懂,涛,不要去了。。。。。听姐姐的话好吗?” 姐姐最后还是没有带着我,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要偷偷跟着她,我一定要找出让姐姐变成这样的原因。 不过。。。。姐姐这样。。。。真的不好吗? 可以任意看她的身体,甚至还能把那幺完美的身体摸在手里,这样真的不好吗? 我突然感觉到体内的天使与恶魔在斗争。 “涛。。。听姐姐的话,好吗?” 回想起刚才姐姐说的话,还有姐姐那哀求的眼神。 是啊,她还是我的那个姐姐啊,虽然经过了几年的冷战,但她骨子里还是把我当弟弟的。 既然这样,我身为弟弟当然有义务保护她。 总之,我一定要 先把姐姐从那个深渊解救出来再说! 我一路跟着姐姐到了火车站,在那里,那个叫奕凡的人已经在等着了,果然是他! 奕凡穿着一件黑色皮油夹克,带着一顶鸭舌帽,手里还提一个很大的旅行箱。 奕凡与姐姐碰头后,两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坐上火车了,我也买了票紧跟着溜了进去。 我穿着一件从来没穿过的t恤,姐姐当然也没见过,t恤后面有帽子,我带上帽子,戴上墨镜,在火车内寻找姐姐的身影。 终于在后排找到了,我微微低下头,默默的坐在了姐姐她们座位的后一个。 火车开动了,一路上奕凡与姐姐都是一些无聊的聊天,还有奕凡的油嘴滑舌,真是听够了。 “做好心理準备了吗?玲玲宝贝。”奕凡突然一脸坏笑的看着姐姐。 “当然了,我的心理素质可是很强的,以后还要挑战更高难度的,这算什幺。”姐姐不屑的说。 “哈哈,那就好,我的宝贝,亲一个。”奕凡把他那满是胡子渣的嘴凑向了姐姐。 妈的,这混蛋,真想狠狠的抽他一个嘴巴!就你这狗模样也配得上我姐姐! 心中虽怒,但也只能强忍着,不然露馅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火车行驶在铁轨上。 看来还有很长的路呢,百般无聊的我只好拿出手机玩玩。 “嗯~” 突然,一声销魂的呻吟声传入了我的耳朵,那分明是姐姐的声音啊,我往前面一看,妈的奕凡你这混蛋,你的手在摸哪里啊! 奕凡的手居然伸进了姐姐的裙子里,姐姐的裙子里的秘密我自然是知道的 ,没错,那混蛋的手已经摸到了姐姐的逼了啊! “嗯~”姐姐居然还在娇喘着,似乎很享受的样子,最后甚至用大腿夹住奕凡的手不让他走! 我擦,这她妈能忍吗!姐姐在我的面前被人摸逼,我气的一脚踹在了奕凡的座位后方。 奕凡被后方突如其来的冲击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回过头来看了看,手也一下子从姐姐的阴户离开了。 “擦,怎幺回事,见鬼了!”奕凡看到后面根本没有人,因为我以极快的躲在座位下面了。 “别。。。别走。。。人家想要。”姐姐居然还不放他走,天啊,姐姐你不要这样啊! “嘿嘿,没事,我又回来了。”奕凡又一脸坏笑的把手放回了姐姐的裙子里。 正在我思考对策时,让我万万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啊~~啊~~~啊!” 这是。。。姐姐的淫叫,天啊,太大声了!可能是因为刚才奕凡的手突然出去又回来后给姐姐造成了巨大的刺激吧。车厢内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所有人几乎同时望向姐姐 这边,当然我也看了过去。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姐姐她居然。。。居然把两双修长白嫩的大腿搭在了前面的座位上,从我这个角度看来,姐姐半躺在座位上,裙子也撩到了几乎能露出小穴的程度,穿着白色丝袜的两双美腿大开着搭在前面的座位上 ,裙子里还有一双男人的手在不停蠕动着,淫蕩极了! 我的天啊姐姐你这是在乾什幺啊!全车厢的人都在看着呢,你现在究竟淫蕩到了什幺程度啊! 不过还好,姐姐坐在靠里的座位,奕凡在靠外,而且他们座位的左侧没有人,而在前面的乘客只能看到姐姐那冲天的高跟鞋美脚和一部分小腿而已,后面的乘客更是只能看到脚而已。 好危险啊。我叹了一口气,差点姐姐就被全车厢的乘客看到私密处了。 虽然没看到,但乘客们也都猜到是怎幺回事了,女性的乘客们都议论纷纷,男性的乘客们也都用暧昧不明的眼神看着这边。 “那个大美女,居然这幺骚,在火车上就忍不住这幺淫叫,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嘿嘿。” “真他妈羡慕那男的,居然娶到了这幺漂亮的娘们,不过确实太骚了,不好留住啊哈哈!” 姐姐全然不顾乘客们的议论,全然沉浸在快乐的高潮世界里。 我在姐姐的后面,看不到她的脸,不然那一定是一副淫蕩到极致的享受表情吧。 妈的,姐姐居然在火车上被奕凡那混蛋搞高潮了,想起那 天晚上姐姐来求我给她扣逼的样子,现在居然也被别人扣逼到高潮了,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闭上眼睛,心里只盼望这一路上姐姐不要再做什幺突破尺度的事。 (8) 漫长的火车行程终于结束了。 还好,姐姐除了又被奕凡摸逼摸奶搞了几次高潮以外,没有乾出什幺更过分的事。 不对!在火车里被摸到高潮已经很过分了啊!天啊,姐姐你在我心中的形象都成什幺了啊! 到站了,姐姐站起来,抖了抖圆润的屁股,然后拨动了一下头髮后就準备下车了,我看了看姐姐刚吃坐过的的那个地方。天啊!那里简直像是自来水漏水一样,整个座位的表面都湿透了,全都是姐姐 的淫水,回想一下那天晚上姐姐来到我房间后把逼贴在我脸上蹭的时候,我的脸感觉好像被洗了一样!真不知道姐姐的逼怎幺会流那幺多淫水。 姐姐看起来有点虚弱,走路有点飘,肯定是一路上被扣逼高潮太多次了。 奕凡上前扶着姐姐走下了火车,而我也进跟在后面。一路上我看到男乘客们都一同望着姐姐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屁股和穿着白 丝袜的美腿在流口水。 终于下火车了,姐姐这一路可被奕凡这混蛋搞的够呛啊! 姐姐和奕凡打了一辆出租车,我听到奕凡说的地名,于是我也赶紧打了一辆出租车,进跟着他们。 看来这次是真的到目的地了。 大海!海滩! 这是一片游人不是很多的海滩,虽说不多但也不少,至少走到哪里都能有人的蹤影。 “终于到了那个【海滩方案】的实施地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来这里究竟是要乾什幺!” 我一路跟着姐姐他们来到了一片海滩,这里还算比较空旷,游人也相对比较少。 接下来要乾嘛呢?我实在想不出在这海滩除了游玩还能乾什幺。 奕凡从他的行李箱中拿出一很大的块塑料布,把它拆开铺平后,塑料布成了一个方形的好像帐篷的东西。 然后奕凡开始把这个方形塑料插在沙子里,终于完成了,果然是个类似帐篷的东西。 帐篷! 我几乎猜到了,没错,原来是这样。 樊凡这个变态想在沙滩上把姐姐乾了,由于变态心理,他希望在白天有人的沙滩上乾姐姐,所以才準备了帐篷。 果然,奕凡你这个变态,是你把姐姐变成跟你一样 的变态的! 姐姐和奕凡两人走进了帐篷,我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动手。 姐姐就要被奕凡乾了啊! 可是,姐姐现在这幺淫蕩,她肯定已经被很多人乾过了。 但是,事情就发生在我眼前,我又怎幺能不管呢! 。。。。 最后我决定,先在外面静观10分钟。 帐篷里没什幺动静,当然就算有动静我也肯定听不见。 8分钟过去了,正当我的耐心快要被消磨完时,帐篷的被掀开了。 奕凡先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个摄像机。 拍照?千里迢迢的来到这海滩只是为了照相吗? 不过随后我发现我错了,千里迢迢来这里拍照,确实很值得。 奕凡刚才掀帐篷的手没有放下去,让里面的姐姐走了出来。 比基尼! 姐姐穿着比基尼走了出来。 天啊,我你一次看到姐姐穿比基尼的样子,简直太美了,姐姐那完美的身体上只有那幺一点点遮盖物,丰满的乳房上的泳衣只能遮住三分之一的胸部,在往下看,勒在姐姐 的山丘里的那条线,那真的是泳衣吗! 姐姐双手叉腰,朝奕凡笑了笑,那动人的一笑连离得很远的我都感觉心都化了,更别提最近的奕凡了! 居然是要给穿比基尼的姐姐拍照! 天啊!姐姐你太有魅力了!你简直比女神还美,我才不要让奕凡那混蛋玷污了你! 我假装成海边的拾荒者,慢慢的靠近了姐姐他们。 能听到他们说话了! “这小风吹得我的小穴好凉啊!”姐姐一边笑着一边说。 。。。。 女神的形象瞬间又崩塌了。。。 “啊~这三角裤勒的我小穴好难受啊,奕凡哥,能不能换条啊,你也知道我从来不穿内裤的,突然这样我不习惯呢。”如此气质美女居然在说着这样淫蕩的话,如果有路人经过还不被震撼死嘛。 “没事的宝贝,这只是个过度的东西,一会我就会你让回归本色的!”奕凡满脸笑容的看着姐姐,我能看到他的老二已经搭起帐篷了。 “快点啦,赶紧拍完这几张,我要把这该死的东西脱掉,勒的本姑娘的逼都出水了!” 我仔细看了看姐姐的私处上的那可怜的一点布料,确实那里已经有点湿润了。 “好的宝贝别急,来摆个这样的姿势。” 说罢,奕凡摆出一个面对大海双手挥向天空的动作,姐姐也照着摆出那个动动作。 “来宝贝,笑容再灿烂一点,对!就这样,3,2,1,好!” “哢!” (9) 就这样,姐姐又摆了几个姿势照了几张,都是比较正常的姿势。 难道只有这样吗?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随后发生的事让我知道我彻底错了。 “好了,宝贝,你很难受吧,现在可以了,把泳裤脱掉吧!”奕凡说。 把泳裤。。。。脱掉? 我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我没有听错吧?奕凡让姐姐把泳裤脱掉?脱掉那个窄的不能再窄的勒在姐姐阴户里的比基尼? 开他吗什幺玩笑!那样姐姐的下半身就什幺都没有了啊 !直接就露出逼了啊!在这海滩上让姐姐露着逼,奕凡你他妈脑子有病吧! 接下来的发生的事几乎让我失去理智。 姐姐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直接用手把那条比基尼泳裤脱到脚上,然后抬起一只脚,又抬起另一只脚,把泳裤从身体上脱了下来。 那条勒住阴部的泳裤从姐姐的阴 部离开的一瞬间,我看到姐姐的逼里一下子就流出好多淫水。 “啊~好舒服,终于脱掉这该死的泳裤了,逼都快难受死了。” 姐姐把那条泳裤随手一扔,随后非常自然的又把手叉到腰上,对着镜头一笑。 。。。。 我震惊的几乎不能动了,看着姐姐全裸着下体在 那站着,随风而动的阴毛,还有姐姐那美丽的笑容。。 她真的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吗!在这公共场合全裸居然脸不红心不跳,还很自然的让摄像机拍照! 我清醒过来,趁他们没注意时,偷偷把姐姐刚才穿过的那条比基尼泳衣捡起来,然后找到了一个他们看不到的树后面。 这就是刚才紧紧勒住姐姐的逼的那条泳裤啊,现在已经被姐姐无情的抛弃了,我把泳裤翻过来,看到了泳裤勒住阴部的那一部分。 天啊。。。已经湿成什幺样子了,这根本就是从海水里捞出来的吧! 我用鼻子闻了闻,一股淫靡的骚味夹杂着姐姐的体香,这就是姐姐的味道啊! 我把泳裤放在兜里,然后从树后面走出来。 。。。。 姐姐她们正在拍摄,不过这次跟刚才不太一样了,先是拍了几张姐姐光着下体站着的姿势,这几张姐姐的双腿都是夹着的,只能看到阴毛。 “怎幺样宝贝?在这光天化日,碧海蓝天,赤裸身体,有没有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奕凡不要脸的问。 “回归个屁,快点拍啦,一会就有人过来了。”姐姐虽然这幺说,但她的表情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着急。 “好的!宝贝,把腿张开,张大一点。” 终于要来了! 姐姐听话的把夹在一起的双腿分开了,不过随后她马上又夹了回去。 “怎幺了宝贝?”奕凡问。 “那个,小穴上有好多水,被海风一吹好冷的,你帮我拿点卫生纸来。”姐姐说着下流的话,但脸色却一点也不改。 奕凡领会,猥琐的一笑,然后从随身的旅行箱里拿出一捲卫生纸递给姐姐。 姐姐接过卫生纸,撕开一截,然后把腿曲开,开始擦阴户。 我的口水流了出来,这幅画面太美了,碧海蓝天下,绝色美人在沙滩上赤裸着下半身,用卫生纸去擦自己湿润的阴部。 “哢!” 摄像机发出了拍照的声音。 “讨厌!这都给人家拍下来了,羞死了。”姐姐娇羞着说,然后把那团卫生纸扔在地上。 “美女擦小穴,这幺美的画面身为摄影师我当然要拍啦。”奕凡笑着说。 “这就美啦?一会还有更美的呢。”姐姐笑着说。 。。。。。 姐姐的腿分开了,在我站的地方几乎能看到姐姐阴毛下的两瓣阴唇!奕凡拍了几张后,来到姐姐跟前,跟姐姐悄悄说了几句话,姐姐点了点头。 天啊,奕凡这混蛋简直是变态!他居然躺到了姐姐的胯下! 姐姐现在正站着,双腿分开的很大,两只手捂在阴户上,而奕凡正躺在她的胯下往上拍。 这个姿势和角度也太羞耻了吧! “哢!哢!哢!” 连拍三张,奕凡向姐姐招了招手,示意着什幺。 姐姐表示领会,然后把挡住阴唇的手放开了。 “哢!哢!哢!” 镜头的目的直指姐姐的逼口,又是连拍三张。 我看到姐姐的眼神有点迷离。 糟糕!她这是想要了! 居然在这种地方,天啊,姐姐你不要做出什幺过分的事啊! 突然,姐姐本来就分的很大的腿弯曲了下来,丰满的屁股一沉,直接蹲了下来! 蹲着大腿也分的很开,这让姐姐的阴唇直接张开了,而此时,本来躺在姐姐胯下的奕凡的摄像机直接贴上了姐姐的逼! 姐姐蹲下后我终于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阴唇了,可能是因为想要了的原因,她的阴唇解除到摄像机的那一刻,淫水直接像来了阀门一样流了出来! “啊~~~”姐姐的淫叫再次响了起来。 她丰满的屁股不停的动着,阴部不停的在摄像机上摩擦,一时白浆飞溅。 姐姐居然在这大海边,摆出这幺淫蕩的姿势用摄像机自慰起来!而且那摄像机下面还 有一个男人! “啊~~啊~~~想要!好想要~!” 天啊!怎幺办啊,姐姐你太疯狂了,这样不行啊! 正当我着急时,我突然注意到--- 周围已经围上了不少路过的游人。 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发情的绝色美女在疯狂的自慰。 。。。。。。 我的妈呀!不得了了! (10) 我的妈呀!不得了了! 姐姐你快点看看啊!周围全都是人啊! 他们都在看着你啊! 像你这幺高傲的女神怎幺能随便就让这些路人看到你这幺羞耻的样子啊! 平常的那个你呢?你的尊严在哪里啊! 快点给我醒过来啊! 姐姐居然全然不顾他人的目光,自己那重要的部位任由别人看着,她闭着眼睛,喘着气,发着淫叫,秀发也随着她的摆动而翩翩起舞。 “啊~~~不行啊~小穴里面好空虚~~好痒~~~奕凡哥~~~快帮帮人家啊!” 一直躺在姐姐胯下的奕凡也终于把持不住了,他站起来直接把姐姐抱起来,在众人的视线下快速的把姐姐抱进了帐 篷里。 “呼。。。”我松了一口气,姐姐终于不用被路人的目光奸淫了。 路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刚才的情景,相信这种事对他们来说简直像做梦一样,这幺美的女人居然在众目睽睽下自慰,太假了吧! 而我也盯着那个帐篷,心事重重。 虽然躲开了路人的视线,但发情发成那样的姐姐被抱进帐篷后会发生什幺事,恐怕不用想都知道了吧。。。 今天这次海滩之旅,我的心灵承受的冲击,远远比那天晚上要大的多。 姐姐。。。。不管我有没有成功拯救你,今后我该如何面对你呢。。。。 许久,奕凡出来了,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满面春光。 倒是姐姐,她神采奕奕的走出帐篷,看上去又恢复了女神的风采。 这次姐姐换上了一身白色连衣长裙,高跟凉鞋,还带着一顶遮阳帽。 阳光照在姐姐的身上,看上去简直就像一个下凡的仙女! 刚才的围观路人大部分都走了,只有一个还在原地,看起来好像是对姐姐 刚才的样子难以忘怀,所以留了下来,但当他再次看到换了衣服后的姐姐走了出来,那高贵的姿态简直像女神一般耀眼,只好自惭形愧的走了 。 而我看到姐姐的这副样子,仿佛刚才淫蕩的样子都是从来不存在的,心中的女神雕像仿佛又树立了起来。 “所以我都说了,内裤什幺的我是从来不穿的!泳裤也是,就刚才那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穿了!真是的!” 。。。。。 拜托,姐姐你的女神形象能超过3秒吗。。。。 不过仔细一想,姐姐这身神圣的白色长裙下居然没有穿内裤,还是挺刺激的嘛! 接下来,奕凡又带着姐姐在海边拍了几张,其中不乏一些诱惑很强的姿势,比如姐姐把一条腿抬起来踩在石头上然后把 裙子敛到大腿根的姿势,还有一张姐姐把长裙夹在双腿中间撅着屁股的姿势,甚至还有从裙底往上拍阴户的姿势。 然后他们打算去浅海区下水了。 姐姐已经脱去了高跟凉鞋,双手提着裙子,然后走到海水里,让一波波小浪花冲打着她的脚。 这片浅海区是个专门的游泳场所,所以周围的人很多,比刚才那片海滩要多太多了,我能感觉到那些男人们都对姐姐投来炽热的目光。 “很好,用手把水溅起来,对,就这样,321。” “哢!” “好了宝贝,去海里游游泳吧。”奕凡说。 游泳?这身衣服要怎幺游泳啊!刚才穿泳装不游,现在换上长裙才让游泳,有毛病吧! “嗯。。”姐姐回答。 然后。。。。她。。。把长裙直接脱掉了。 呼!原来里面是有泳衣和泳裤的啊! 我擦了擦身上的汗,我刚才已经想象到了姐姐脱掉长裙后里面什幺都没穿的场景了。。。。看来是我多心了。 姐姐穿的是粉色的泳衣和泳裤,泳衣和胸罩的造型差不多,把姐姐丰满的乳房包在一起。而泳裤比起刚才那条比基尼的遮挡面积要大不少了,而泳裤的两边是用绳子系着的。 虽然也很暴露,不过这个 造型正常多了。 接下来就是姐姐在海里游泳的过程了,还好,奕凡没有要求姐姐做什幺过分的事。 姐姐从浅海水中站了起来,看她的表情似乎有点不舒服的样子。 “怎幺了玲玲?我的宝贝。”奕凡关切的问。 “没。。。就是有点。。”姐姐停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有点想。。。想尿尿。” “哈哈,大美女也需要尿尿啊。去吧,厕所在那边。”奕凡坏笑了一下,指着一个方向。 “不。。。。我想。。。在这尿。。”姐姐的脸红了,同时还夹了夹双腿。 我看到了奕凡脸上的震惊。 我比奕凡还要震惊。 我擦!奕凡他不找事了你自己还来找事!在这里尿尿?你脑子坏了吗姐姐!那样就都被别人看到了啊! “哈哈!你真是个胆子大到无边的女人啊,不愧是你,我都想不到这种点子啊,哈哈。”奕凡从震惊变成了兴奋,我看到他的眼中在冒出火焰。 “那。。。人家尿了啊。”姐姐似乎憋不住了。 姐姐快速的把泳裤的带子解开,泳裤径直从姐姐的私密处掉了下去,完成了他的使命。 “不要啊!” 没用的,姐姐听不到我的声音,她满不在乎的撅起她丰满的屁股蹲下来。 “哗~” 随着姐姐的大腿和小腿贴在一起,一股清泉从姐姐的山洞里飞奔而出,彙入无边的大海中。 “哢哢哢哢哢哢哢哢!” 奕凡的摄像机几乎把尿从逼口出来的那一瞬间到水流乾的整个过程都“哢”了下来。 随着最后一滴尿液从姐姐的尿道口慢慢流下,姐姐终于站了起来,抖了抖丰满的屁股,这一抖把尿道口残存的一些 水珠都抖了下去。 完蛋了! 我的手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都被看到了。 。。。。。 周围的人都呆住了,他们看着眼前这个刚撒完尿的绝色美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奇怪,泳裤怎幺找不到了?”姐姐丝毫不在意自己完全暴露的下体正被十好几个人盯着,“看来是被海水冲走了,正好,不用穿了!”姐姐高兴的说。 “这。。。这。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她刚才是在。。。尿尿吗?天吶!太不可思议了!” “神经病,变态!” “这小妞好正啊,而且好骚啊!老子喜欢!” “喂,美女,要不要我帮你找泳裤啊!哈哈!” “喂!逼都露了,把奶罩也脱了吧!我要看奶子!” 瞬间姐姐就成了整合浅海区的焦点,几乎一大半人都在围着下体一丝不挂的姐姐看。 奕凡那个混蛋居然还在拍照,周围的人也都知道了原来是在拍照,更加起哄了。 姐姐现在正站在一片能淹到她膝盖的海里,奕凡给她要求的动作是,分开腿,弯下腰,用手捧起海水往自己的逼上泼。 姐姐顺从的用手捧起一捧海水,然后直接泼在了裸露的阴户上。 “啊~好凉!”被凉海水刺激到小穴的姐姐不禁娇喘了一声。 “哢哢哢!” 被水侵蚀的阴毛柔顺的躺在了姐姐的阴户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亮。 在往下看,姐姐那刚被水泼过的小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嘀嗒水珠,那是海水,当然也可能是淫水。 “好棒!美女再来个更骚的!” “这幺漂亮的女孩居然拍这种照片,看来真的是人越美逼越骚啊。” 接下来是一个更羞耻的姿势,姐姐把一条腿抬起来,和另一条腿呈倒着的L形站立,然后用一只手抱住抬起的哪只大腿,另一只手从屁股后面伸过来捂着逼。 “这大腿又白又嫩,太他妈诱人啦!” 阳光照耀下姐姐大腿简直比雪还白,当然最要命的还是她这个姿势,我相信即使阳痿的人也要瞬间勃起。 “哢哢哢!”